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游逸飞: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

     时间:2018-07-08 12:07:29

原标题:游逸飞: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导读

若不算王子今于2009年出版的《秦汉史——帝国的成立》,中文世界的秦汉史通论已久未更新,学界多半还在使用三十年前林剑鸣的《秦汉史》,甚至连民国初年钱穆的《秦汉史》也常为学者的重要参考书。故日本讲谈社“中国の历史”多卷本中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中译本的引进,无疑为中文世界的秦汉史通论注入一道活水,也让我们翘首企盼新的中文秦汉史通论的书写出版。
过去日本学者的中国史研究往往具有相对浓厚的理论色彩,令中文世界的读者不易把握。但拜日本学界强盛的公众史学写作传统所赐,《始皇帝的遗产》文笔流畅,内容可谓平易近人。虽然我在愉悦阅读的同时,也不免想念日本学者精深晦涩的概念思考。
至少在中文世界里,过去的秦汉史通论,或因出版条件的限制、或因重文献而轻图像,所附的文物图版往往少得可怜,历史当真成了“黑白”的历史、“文字”的历史。拜讲坛社“中国の历史”规划所赐,《始皇帝的遗产》配置了大量精美的文物图版,从金缕玉衣到随葬陶俑,从竹木简到画像砖,在在带给读者丰富的视觉飨宴。本文想进一步强调这些文物图版并非简单的插图、文字的附庸,它们是活生生的史料,带有文献未曾留下的历史讯息,必须和文字一样被细腻解读,方能从中得出新鲜的历史认识。透过《始皇帝的遗产》,读者得以更贴近文物,逐步走入情境化的历史。
例如《始皇帝的遗产》指出凶恶的蚩尤在汉代是以“军神”形象出现,然后配置东汉武氏祠画像石上的蚩尤形象,头与四肢各持戈、剑、弩等五种兵器,不仅图文互证,画像石更引导读者去注意蚩尤发明“五兵”的传说。

游逸飞: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

东汉武氏祠画像石上的蚩尤
再如书中的湖北云梦睡虎地十一号秦墓墓主照片,棺中的死者从头到脚摆放着千余枚竹简,如此特殊的随葬现象反映这些以法律文书为主体的竹简深受墓主重视。参照《后汉书》里儒生周磐以儒家经典《尚书》随葬之例,睡虎地秦墓似乎显示秦汉文法吏发展出自我的身分认同。千枚睡虎地秦简文字上头没有记载的历史现象,一张睡虎地秦墓棺内平面图便可充分展现。

游逸飞: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

湖北云梦睡虎地十一号秦墓棺中照片
文物的功能不仅是补充文字的历史而已,作者还尝试根据出土文物去重新解释文字的历史。例如他根据西汉阳信公主陪葬坑出土的中空鎏金铜马,推测汉朝使者从大宛带回来的金马可能也是一样的形制。此说虽无法确证,但无疑开启了一扇窗,不仅让读者更加重视文物,藉此反思原先所知的历史;更引导读者将历史情境化,不再只是读到文献表面的“金马”二字,而是能具体推敲金马的形状、质材及制作方式。

游逸飞:鹤间和幸《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

西汉阳信公主陪葬坑出土的中空鎏金铜马
文物只是将历史情境化的契机之一,掌握将历史情境化的技巧后,仅凭文字,我们亦可建构出生动活泼的情境化历史,甚至据此探讨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发掘前所未见的历史真相,这就是情境史的意义所在。
作者注意到项羽的叔叔项梁在栎阳有案在身时,透过蕲县狱掾曹咎跟栎阳狱掾司马欣联络,方得以脱身。面对这一历史故事,读者可能会注意到项羽后来封司马欣为塞王,曹咎也当上海春侯、大司马。项氏叔侄显然颇念旧情、知恩图报,与大杀功臣、“不知老父处”的刘邦大相径庭。这正是司马迁书写项、刘的用意之一。
但作者并未停留在“善体太史公意”的层次,他进一步指出曹咎与司马欣的关系并非偶然,在识字率不高的秦汉社会里,“狱掾”不宜等闲视之,这群拥有专业法律知识的“知识分子”,彼此之间可能存在着广泛的人际网络。相较于“细察人情”的传统史家,现代史家更关心个人如何组织成群体、庞大的帝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作者探讨此故事背后的普遍性背景,突破了个案的限制,超越项梁、曹咎、司马欣等个人,进入了社会史的层次,值得咀嚼再三。
本文想从制度史的背景,进一步为狱掾的人际网络补充论证。根据睡虎地秦简与张家山汉简的法律文书,我们已知秦至汉初最基层的史职为世袭性官职:只有“史”的儿子可以在十七岁时进入“学室”、成为“史学童”,用三年的时间学习文字等相关知识,然后通过统一考试,分发为吏。考试成绩优异者,有机会进入郡甚至中央政府担任地位更高的史职。掌握这一制度,我们便可理解为何栎阳与蕲县远距千里,两地的狱掾却可以有所往来。狱掾之间的人际网络,是在整个史职培养、任用制度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推而广之,先秦以来各个独立的地域社会之所以能凝聚成一个大一统的秦汉帝国,不同地区的人群得以成为帝国统治下的吏民,其原理亦可从各种帝国制度中窥见。制度史与社会史相依互存,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复杂关系于焉呈现。而上述所有历史解释的起点,皆来自于生动且深入地重建历史情境。
上一篇:青岛出台《关于在新旧动能转换中推动青岛文化创意产业跨越式发展的若干意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