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孩酒驾被抓,一查实习期还没满 | 哈尔滨两天查处13起酒驾交通违法

2021-12-30 06:23:16 文章来源:网络

岁末年初,市民出行、聚会、聚餐情形增多,尤其**间饮酒后,个别驾驶人在侥幸心理作用下,易发生酒后驾驶等交通违法行为。对此,哈市交警部门围绕主干街路、城乡结合部、酒店周边等重点区域,严格取缔酒醉驾、涉牌涉证类交通违法,消除道路交通事故隐患,全力保障两节期间市民安全出行。27、28两日,哈尔滨市共查处酒驾交通违法13起,其中饮酒驾驶6起、醉酒驾驶7起。

19岁**孩大胆酒驾 交警补上安全教育课

12月26日21时40分许,交警平房大队在哈南十五路查处酒驾时,取缔了一名19岁酒驾人员,经检测,酒**含量为32mg/100ml,属饮酒后驾驶机动车,民警在检查时,还发现**申领日期为今年3月,还未过实习期。该人就将面临罚款2000元,**一次**记满12分、暂扣6个月、实习期**的严厉处罚。据其交待,他晚间喝了一瓶果酒,因饮酒较晚、加上选择的道路比较偏僻,便在侥幸心理作用下酒驾,结果被交警查处。交警现场教育他,虽然果酒度数较低,但仍有酒**含量,饮用后将对判断力、视力产生影响,作为驾驶人切不可冒险酒驾,希望驾驶人能够吸取教训,遵章驾驶。该**也表示,今后一定克服侥幸心理,遵守各项交通法规,做一名合格的驾驶人。

**遇临检百般抵赖 数字高出醉驾值近两倍

26日23时许,交警哈西大队在哈双路临检黑AV0Q90车辆时,不仅闻到车厢内酒**气味比较浓重,而且看到驾驶人面色红润,酒驾嫌疑极大,询问时,驾驶人却始终坚称自己并未饮酒。随后,民警进行呼吸式酒**检测,数值竟高达145mg/100ml,高出醉驾值近两倍,涉嫌醉酒驾驶。原来,该人在哈西大街酒店饮酒后驾车返回家中,临检时,因担心被罚才一直说谎。民警现场批评教育后,将其带回大队进行抽血检验,他也将面临吊销机动车**、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承担刑事责任的严厉处罚。

凌晨醉驾被取缔 交警严格管控重点时段

27日凌晨,交警动力大队警力在文昌桥、和兴路沿线开展酒驾专项整治行动,1时许,张某庚因酒后驾驶黑A91R11号轿车而被取缔,经呼吸式酒**检测,数值为113mg/100ml,涉嫌醉酒驾驶,该人同样将面临面临吊销机动车**、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承担刑事责任的严厉处罚。交警部门表示,针对个别驾驶人易选择在深**、凌晨等时段发生酒驾、醉驾等交通违法,各辖区大队采取错时用警、巡逻打击等有效举措,重点取缔各类交通违法,预防交通事故的发生。

图片由交警部门提供

两节期间,市民短途出行、走亲访友、聚会聚餐等出行需求增多,酒醉驾风险有所提升,各辖区大队将重拳打击各类交通违法,保证市民出行安全。交警部门提示,为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产安全,切勿心存侥幸,发生各类交通违法,自觉尊法守规、安全文明出行。

来源:龙头**客户端

★案情简介

钱某于2010年1月31日入职上海某咨询公司,担任营销总监的职务。 2020年2月1日,公司与钱某之间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公司《员工手册》第8.6.7条规定:“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威胁公司、客户或其他员工的行为、言论,且情节严重的,予以辞退。”同时,《员工手册》第8.8.9条规定:“一个日历月内连续旷工2天或一个日历年内累计旷工达3天的,予以辞退”。

2020年,公司以钱某在2020年9月18日对下属发表威胁的言论,且在2020年9月3日及2020年9月4日存在2天旷工为由,以严重违纪单方解除与钱某的劳动合同。

钱某对公司的单方解除行为非常气愤,认为自己不存在旷工行为,2020年9月3日及2020年9月4日在休病假,已将病假单邮寄给公司,且已在公司系统内提交了相关的请假手续;另外,从未威胁过下属,只是对下属进行训话:“你能不能干你的本职工作是我决定的,我决定你能不能干你现在的本职工作,明白了吗?”这并不是威胁员工,不属严重违纪行为。

2020年10月12日,钱某提起劳动仲裁,主张**劳动关系及**劳动关系期间的工资。仲裁裁决认定解除行为合法,钱某对仲裁裁决结果不服,遂提起一审诉讼,并在一审审理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裁审结果

该案经过劳动仲裁裁决解除行为合法,经一审及二审审理均判决公司单方解除行为违法,需向钱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律师点评

上海七方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华平律师:本案争议焦点在于钱某对其下属所发表的言论是否构成严重违纪,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

一、用人单位以严重违纪为由单方解除合同,违纪行为需达到严重的程度。

《劳动合同法》对用人单位可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在该条款中明确违纪行为必须要达到“严重的程度”。就本案而言,公司主张钱某存在旷工的违纪行为显然是不成立的,钱某并非旷工而是依规请病假。

对于公司所主张的钱某对下属发表威胁的言论,所发表的言论,也需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用人单位才有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从钱某对下属所发表的言论来看,虽有不恰当之处,但并未达到威胁的程度,也是对下属进行管理的一种表现,并不构成严重违纪。公司在知晓此事后应及时与钱某之间进行沟通,而不是直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公司的行为显然不合法。

二、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赔偿金。

钱某不存在严重违纪行为,因而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违法。在一审阶段,在法官的释明下,钱某变更了诉讼请求,改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根据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劳动者不要求或者不能继续履行的,应该赔偿。

来源:中工网

上一篇:@小画家们,第五届“质量安全”全国少年儿童绘画活动圆满收官!注意查收你的证书啦!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包头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