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社保、也没太多积蓄的农民如何养老?有人内迷途灵魂的“黄妈妈”

2021-11-25 12:04:14 文章来源:网络

60多岁还没社保、也没太多积蓄的农民工如何养老?有人提议可以这样操作!大家觉得可行吗?对于养老问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这件事很普遍,每个人也都会变老,但大家对待它的态度却差得很多。

对于大多数城里人而言,抱着期待心理的人会更多一点,即使不上班,退休金加上每个人都有的养老金,基本的生活开支是不怎么愁的。尤其是事业单位退休的职工,平时单位缴纳的养老金就很多,退休工资能拿到的养老金都是十分可观的。

不过,农村的老人就没这么幸福了,虽然年轻时也会去城里打工,但总体而言多数去的是工地和工厂这些地,主动为工人交养老金基本很少,就算遇上待遇好点给交的,很多工人也会因为交了社保后,工资收入会减少而选择放弃。

即便是农民也会参加国家医保,可每个月农民到手的补贴很多人就有一百多,小编相信现实中没有参保的或中途断交的人情况也是存在的。

现在问题来了,这些上了年纪的农民该如何才能安度晚年呢?有人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设厂进村

这个对工厂要求比较高,一定要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干这一点很关键。提供一些该年纪里力所能及的工作。

还有能力种地的老人,可以种种蔬菜瓜果或少量养殖,拿到集市上去卖,这样多基本的生存问题会更有保障。

年事太高,没办法种地的人,可以把土地或鱼塘转借他人使用,自己收一定的使用费。同时,一些地段好的,还可以把自己的盖的房子出租出去,收取租金。

如果家里紧挨的公路,人流量较大的地方,可以开个小超市,或者收收废品,这样也可以度过晚年。

政府提高农民工的养老保险待遇。只有农民晚年的养老保险待遇提高了,基本可以维持自己的生存所需,那届时会有更多的年轻农民工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

除此之外,建立农村养老慈善基金,对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农民给予生活上的补贴,让他们能安度晚年。

大家觉得这项方式可行吗?你同意吗?或者你认为农村养老的关键在哪里呢?欢迎留言!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搜狐

“我们时刻牵挂的黄妈妈,您好,自从我们来到这里,是您的耐心与细心指引着我们,您就像我们的母亲一样,给了我们没得到过的爱……”读着这封信时,“黄妈妈”的双眼早已破防,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黄妈妈”名叫黄立群,是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拘留所(强戒所)一名工作了28年的民警,上面那封信,是去年中秋节时某监舍隔离戒毒人员集体写给她的,她们之中,有的正处桃李年华,有的已年过半百,但大家都亲切地唤她一声“黄妈妈”。

“救一个就是救一家”

“她们本该有一个灿烂而美好的人生,却因吸毒,走向了一个无尽的噩梦,我想帮她们从噩梦中醒来!”黄立群说。周某,原本白净漂亮的一个女孩,因男友吸贩毒,怕她告密,竟诱导她一同吸食将其拖下水,染上毒瘾后,周某一口洁白牙齿全烂了;任某某,原本的乖乖女,因交友不慎染上毒瘾,倾家荡产;谢某,一家三口全部吸毒,父母已先后患癌症去世,只留下他这根独苗苗,至今仍被毒品折磨……提到这些,黄立群眼角有些泛红,看着这些如花的生命因毒品凋零,心里又急又痛。不少人曾说:“烂泥扶不上墙,没救了”,但黄立群始终心怀希望:“能挽救一个是一个,我经常憧憬着他们戒毒后的美好生活。”有时为了作思想工作,她与强戒人员一聊就是半天。

少女刘小某在家里无人管教,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混在一起,染上毒瘾,沦为谋利的工具,刘小某入所后心如死灰,自甘堕落,黄立群每天和她聊家常、聊人生,渐渐地,刘小某眼神中重焕光彩,又燃起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当她离开拘留所时,黄立群为其准备了两大包衣服,一年四季的都有,刘小某抱着她失声痛哭,久久不愿撒手:“我向您保证,再也不吸了,否则对不起您!”

戒毒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内外形成合力。内力指的是吸毒者自身的“觉悟”,要真正认识到毒品对人生的危害,需要强大的自制力;外力则是全社会的关爱和支持,朋友、家人的鼓励与帮助,远离毒友圈。黄立群不仅会对吸毒者进行反复劝导和教育,提高他们的“觉悟”,还会主动联系其家人朋友,让他们在生活中多些关爱,并严加看管。“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担心他们复吸,黄立群还会在他们出所后持续跟进,经常电话回访,监督他们不再复吸。

“救一个就是救一家。”对这些 “孩子”,她始终满怀希望,用无私的爱和柔软的肩强硬地为她们撑起一片蓝天。

“将矛盾化解在监所内”

因为拘留所、强戒所二所合一,除了拯救瘾君子,黄立群还要化解各种恩怨。28年的监所工作经历,练就了她擅于化解矛盾纠纷的本领。“进了拘留所的人,往往都是因为发生矛盾,虽然时间不长,但若怨气不除,出去后可能有大麻烦。”对此,黄立群摸索总结出“说理释法、情感感化、亲友规劝、联动维权、社会帮教、心理干预”的联动工作法,以拘留所“三室”(即心理咨询室、集体教育室、法制宣传室)为依托,坚持“将矛盾化解在监所内”。

2017年5月,张某与林某某夫妇因经济纠纷发生打架,双方均不同程度受伤,被处以行政拘留。黄妈在排查中了解,林某某系张某聘用驾驶员,因林某某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辆损失,张某拒付工资,林某某因此事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回家后,急脾气的林某某再次上门讨要工资,与张某发生冲突,双方不同程度受伤,林某某产生的医疗费用张某不愿解决。

黄立群找到二人分别谈话后,专门组织了一场调解会,通过释法明理,讲解违法成本,传递了以和为贵的处事哲理,为双方算了一笔“经济帐”“法律帐”。“我这样算下来,你们觉得打架这个事情值不值?”直击灵魂的发问,让二人陷入沉默。几分钟后,双方打开了心结,握手言和,达成了调解协议。林某某主动到区人民法院撤消了诉讼,并与张某一道将一面锦旗送到拘留所。

从事监管工作以来,黄立群先后被评为“重庆市拘留所社会矛盾化解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合川区 “金牌调解能手”、重庆市拘留所矛盾化解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公安部监管局“拘留所社会矛盾化解工作成绩突出个人”等荣誉称号,2013年至今,她共化解矛盾500余起。

“我这病是小问题”

在同事眼中,“黄妈”是勤奋上进、无私奉献的标杆,每天她都会在休息时关注法制新闻,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和业务知识,雷打不动,看到好的案例和方法,她便用小本子记下,时间长了,小本子记得满满当当。

长年累月的辛劳下,黄立群在去年被查出体内长了息肉,需要及时切除。当时正值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她毅然推迟了手术期,在封闭值班期间甚至主动放弃休息,比其他同志多封闭执勤30余天,守护了监所安全。当疫情被暂时控制下来,她才到医院进行手术,医生说,“迟到”的手术对她后期的康复产生了不小影响,黄立群却轻松诙谐地说:“我这病是小问题,新冠可怕多了。”

28年来,黄立群兢兢业业,默默奋战在公安监管工作一线,她成功化解的典型案例多次被中央与省市级媒体宣传报道,收到被拘留人和社会各界锦旗和感谢信数十余件。

斗转星移,岁月变迁,同事们口中的黄姐变成了如今的黄妈,那个集严肃、温情于一身的“妈妈”,那个永不轻易说放弃的“妈妈”,那个给予迷途中孩子们光明的“妈妈”。

来源:视界网

上一篇: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部推出个性化定制体检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包头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